烧友眼中的"月亮河"
作者:田庆松
摘自:《音响技术》二00一年第二期

知怎的,每当我看见月亮河,心中总会浮现出月中嫦娥的影子,"月亮河"这个名字太有诗意了。

月亮河是前不久与"优闲1号"同时推出的一款中高档音箱,在前段时间正好刚听完了优闲1号,现在又能再逢月亮河,多少让人有些喜出望外。据悉,月亮河同优闲1号在国产音响器材大展上均获得好评,让我这次听月亮河竟多了一份谨慎。 月亮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高挑,足有1米2的个头,工艺处理无话可说,原木的外皮显得漂亮华丽,浅黄的颜色同我上次所听的"优闲1号"一模一样。作为一个如此大型的音箱,其宽度仅有185mm,比小箱"优闲1号"还要略窄一些,但其深度足有宽度的2倍还多,非常结实的箱体让人在移动它时颇感意外。

我不知道月亮河在金琅的中高档系列产品中究竟是属于什么样的级别,从它的如此复杂且大型的配置来看,可否算得上旗舰?我甚至到如今还没有向朋友问过它的价钱,凭月亮河的个头以及豪华配置来看,它绝对有一个让我暂时还接受不了的价钱,因此连价钱也懒得打听。但据我所知,海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如此大型且复杂的高档产品。月亮河是属于三路四单元的倒相式落地箱,以前此形式只出现在廉价系列HP以及D系列中,但高档产品中月亮河可算得上开了先河。它属于侧震式低音设计,低音扬声器安装在音箱的侧板上,现在你可以理解为什么如此大型的箱体其面板宽度才185mm了。月亮河的低音扬声器是口径达10英寸,采用如此大的低音,肯定是为了取得宝贵的低频延伸和更大的动态,而中低音是两只5英寸的单元,它们呈哑铃状,最新出品的铝带高音夹在中间。

如果你已经在金琅的HL、AC以及国韵系列中听过金琅的带式高音G2的表现,你可能会惊叹G2的优异性能,但是有一点你可能不会不承认,G2的外形实在是配不上它的声音表现。它黝黑的塑料面板、个头矮墩,实在是不起眼,而这次推出G2的升级型号G3,让我们大开眼界。G3的外形和尺寸与G2相比真有如天壤之别,其"铝带"就比G2的长了一大截,G3的面板改用了漂亮的银色铸铝面板。G3的技术特性非常优异,它不仅保持了G2高达40kHz的上限,而且频率下限也有了下移,可以低至1300Hz,这个频率下限能够保证G3可以与绝大多数的大口径低音扬声器直接组成二路式系统而不再需要用中音扬声器进行过渡,并且G3的总谐波失真小于0.5%,其低失真特性足以让你领略到真实自然的高频信息。月亮河所用的全部单元均是自家的产品,G3自不必说,那只10英寸的超低音单元以及两只5英寸的中低音单元的振膜以及外形和AC782、AC783上的AC180F1一模一样。用自家的单元做音箱好处多多,第一是熟悉自家产品的特性、声底,第二是可以合理降低其产品成本,当然,前题是所产单元的素质要好。所幸,从AC180F1的表现来看,它们是可信的。月亮河采用了四只巨型的优质镀金接线柱,平时用连接片连接作为普通的用法,当作双线分音时只需将连接铜片取下即可。很可惜,对于月亮河我没有进行内部观察,虽然这违反了我自己的常规─好奇心。一般来说,"好马配金鞍",厂家是绝对不会在如此级别的音箱中舍不得用"菜"的。

对于月亮河,从最初见到如今动笔,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原因是在此之前我认为它的声音还要"煲",象熬汤一样慢慢的"煲",这样作为新箱的月亮河才能慢慢磨圆它的棱角,呈现出它声音的本来面目,之中曾四次前往朋友处细察月亮河之表现,直到前几天郑重听过之后,发现月亮河的表现已步入正轨,这才静下心来,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时间仔细品味、比较。

新德克的纯甲类老中坚─XA8700,相信不用我介绍,众多发烧友早已听过其表现,这是一款功率较大的甲类纯后级放大器,CD机使用的是Marantz CD-63SE,但前级放大器朋友的一台XA3100早已易主,所以便用了CD63SE的可调电平输出直驱纯后级XA8700,虽然似有不妥,好在实际使用中并无发现明显的不足之处,这样正式听音便告开始。

月亮河的低频下潜得很深,属于一种自然而平滑的下潜,试听孔泽尔指挥辛辛那提流行乐团的《施特劳斯家族圆舞曲》这张爆的发狂的靓碟时,你能明显感受到其低频下潜的深度,其低频量感丰富且真实。由于大喇叭的fo低,自然可以听到更多的超低频信息,这些优势恰恰是小型书架箱的先天不足。由于是10英寸口径的超低音扬声器,所以月亮河不必象一般的小型书架箱那样刻意的提升低频去讨人的喜欢,而采用了一种平滑下潜的低频响应,相比之下,这种低频的量感和比例显然更真实自然,我很喜欢这种不加修饰的方式,因此月亮河在一开始便获得了我对它的好感。在低频的控制力方面,月亮河表现得很优秀,它能给出略紧而非常干净的低频甚至是超低频信息,"略紧"在这里是"褒"义,说明它的低频控制力很好,即使如《电闪雷鸣波尔卡》中的极低频轰隆隆的雷声,也没有让月亮河出现不受控制的拖尾声,更重要的是,雷声是真实的,在乐曲中所占的比例是恰当的,这种优秀的低频表现让许多同类型具有大口径低音单元的音箱汗颜。当然,由于月亮河的侧震式低音单元处在箱体下部,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调节月亮河脚钉的高矮来对它的低频进行微调,在实际听音时,我们将月亮河放在铺了地毯的地板上,这是因为我喜欢听到没有加进多余渲染的低音。从理论上来说,多孔吸声材料对低频的吸收很少,按说对低频量感的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但是作为微调,地面是否铺地毯带来的低频影响是可以听出来的。

月亮河能够给出质感十分真实的声音,但它并不是一款刻意追求音乐味的音箱,这或许会让一些过分追求音乐性的烧友们有些扫兴。播放薛伟的《红色经典》,小提琴的"松香味"略为淡化了少许,但小提琴的质感相当真实,擦弦声就如同你站在演奏者旁边听到的一样。聆听二胡《江河水》,月亮河能真实的表现出二胡那哀婉凄凉的音色。在音乐性的表现方面,歌声同样是一个不可缺的试音节目,在《民歌蔡琴》中,月亮河表现蔡琴的歌声时使得蔡琴那具磁性声音的感召力不再那么强烈,在这方面,大概是国韵二号给我的印象太过强烈,使我不自觉的将月亮河的音乐性与国韵二号作了对比,但最终我明白,国韵二号是专为音乐而生的,而月亮河追求的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格。聆听《山童》中的"歌声与微笑",月亮河能给出非常纯真、稚嫩的童声,中高频干净得出奇,给人一种神清气扬的清爽感觉。套用朋友的一句话:能轻易的表现出"歌声与微笑"中的掌声是用手掌拍的,连肉声都听得见。

与前段时间刚听完的优闲1号相反,优闲1号呈现的声场前倾,而月亮河的声场略有些后缩,聆听歌声,歌唱者与我们听音时的距离变得稍远了一些,重现的声像缺少了一丝玲珑浮凸、触手可及的感觉。在声场的表现上,月亮河并不能给出那种超出墙外的声场宽度,它属于那种规规矩矩的、几乎是等于两箱距离的宽度,聆听施特劳斯的作品以及多部民乐,都能轻易的辨别出这种声场上的区别,这种现象的产生大概是由于铝带单元G3属于一个线状声源而不是一个普通点状声源的缘故吧。建议在摆位时适当的拉开音箱间的距离以改善这种状况,当然,你也可以将音箱的摆位贴近两边的侧墙,这样,声场的宽度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增加,不过,低频有可能受到一些渲染。月亮河在二维平面上的定位感相当好。听《民歌蔡琴》,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到蔡琴的位置,还原的高度感亦不错,其口形的聚焦能力好。听"香槟波尔卡",当最后一瓶香槟酒开启酒瓶时,随着"砰"的一声瓶盖开启,我们连瓶盖开启时的高度感都感受得到,甚至还能清晰地辨别出香槟酒溢出时从高处流到低处的高度感的连续变化,这种感觉真是过瘾。

月亮河的细节再现能力惊人,不论是中低频的表现还是高频的表现都让人可圈可点,它能把音乐中的一些细枝末节都交待得清清楚楚,但最值得称道的还是它的中高频表现,在交待高频泛音很多的小提琴、二胡时,它能将一丝一毫的信息如实的交待出来,称为纤毫毕现也不为过。其高频细腻而不亮,听《雨果七》中张维良的"醉笛",即使是将音量调得更大一些也没有让人产生刺耳的感觉,月亮河的高频延伸似乎没有止境,让人称道,表现一些打击乐器如三角铁、马铃时,其声悠扬,余韵无穷。

聆听月亮河之时,恰好海皇的一位业务员在朋友之处,曾问我G3比起G2来如何,可曾听出什么改进。老实交待,也不怕献丑让人说我长了一双不中用的耳朵,我实在没有听出来G3与G2之间的明显差别,在我的耳中,G2给我的感觉已经妙极,而G3给我的感觉也是妙极,让我如何辨别两个妙极之间的差异?不过,G3的铝带比G2长了一大截,高频上限不仅没变,低频下限还得到了下移,样子变靓不说,连THD也比G2小,达到0.5%的水平,即使是我现在暂时还没有听出来G3比起G2来的改进,如果有G2与G3让我来挑选,我也毫不迟疑会选择G3的。

当然,选择音箱,除音色、音质以外,爆也是一个基本要求,"爆"说得正统一点儿,就是动态要大,这样才能适应现在音源多样化的要求,如果是放在家庭影院中作主音箱,则要求能够适应例如汽车相撞、飞机爆炸、太空激战等宏大壮观的场面。在这方面,月亮河可真是不含糊,举个例子,连播放孔泽尔指挥辛辛那提流行乐团的《施特劳斯家族圆舞曲》它都容得下,还有什么CD的动态能超出这张碟?只怕是很少了。看来,月亮河在动态上的表现足以应付任何突如其来的信号冲击,各位用家放心大胆的玩它是矣,Hi-Fi、AV它都吃得下。

月亮河的声音是一种具有活力的、鲜活的声音,它能够打动你心将你带入到乐曲的意境中去,同时,它有着华丽的外表和精湛的木工工艺,能够在较大的空间中获得下潜较深的浓郁的低频重播和整体的平衡度,并且90dB/w/m的灵敏度不会对你的功放提出太多的要求。 除此之外,你还想得到什么?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