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高人
作者:发烧李
发表于:《视听前线》2002年第12期

响博大精深,变化无穷,实无固定之程式可循,其搭配之玄妙,调校之技巧,可令音响组合之音效变化如万花筒般多彩多姿,难怪同道穷于此道,乐此不疲,玩个不亦乐乎者矣。

初入道者,大多以品牌为重,而忽视器材搭配之重要。余有认识者一掷万金,网罗当今名器组合了一套身价不菲之音响,谁料这套集名流于一身之显贵,其音效却差强人意,此乃器材搭配不当之故也。

而道行高深者,深谙发烧之堂奥,能不拘一格,敢于突破品牌之障碍而收奇效,可谓摘叶飞标,削竹成剑真高人也。

君识一位隐居于中山的资深发烧友,此君素来低调而技高,藏龙卧虎也。其对晶体管放大器的认识之深刻,对线路中配置各种元件而令音色变化之影响、布局之精妙、做工之精细,无不令笔者佩服至五体投地,此乃早已是香港业界无人不识之东京张也。

正谓艺高而视野宽阔,以其敏锐之触觉,发现新大陆。记得张兄于早两年曾对笔者讲,国内金琅的铝带超高,是件好嘢,真是平,靓,正,值得考虑。时正在下的A5急需配超高,有高人指点,哪有不从。无奈好不容易到手均被同行索去,加之本人功力尚浅,实在未能把金琅铝带玩尽。

最近,张兄向《视听前线》主编张戈先生提出能否找四对金琅G2铝带搞搞新意思。余闻深感疑惑,哗!每边四只,那聚焦、定位又何从而来?

不久张主编不负所托,果然弄到八只金琅G2。几天后,接到东京张电话云:可以听铝带高音了。余得讯,当即同长子凯杰齐往中山张家边的张高人隐居之所。

张史所用的音箱是德国"威沙通"旗舰,价超10万,是一对12英寸低音,中高音宽角度展宽的扇形大木嘴号角,超高是铝咀小号角,这个小铝咀号角有100dB以上的灵敏度,高频可延伸至30000Hz以上。这对威沙通应有94dB的灵敏度,却不易服侍。张兄是用自制的前、后级功放推动(物主有欧陆名机却束之高阁)。后级是60W×2的AB类大电流输出的功放;前级则是继几台之后新装的刚开声仅一天的新机。CD转盘是日产SONY 5000,解码是德国"柏林之声"920。

今次要听的国产铝带高音是要与威沙通原装的铝咀小号角超高一较高下,这原配小铝咀笔者曾在自己的A5组合听过,对其优异的高频伸延能力及良好的质感和音色顺滑等表现都有深刻印象。

今国产铝带与进口名厂单元同台较量,笔者实在替这只出山东蓬莱的海皇高音提心。

步入有三十平方的封闭式音室,只见四只一排竖起呈拱形摆放的铝带高音,如"八阵图"般置于扇形的威沙通木咀之上,倒也十分和谐,观感畅顺。眼前的G2应是第二代的新产品,其前障已由第一代塑料改为合金铝,整体更扎实,而且金工更为精致。

由于张兄早已煲机等候,故即可互相比较试听。试听软件是Warm Your Hearot 75021 5354 2"大粒墨"的12段,和闵惠芬的江河水SACD版。
在"大粒墨"12段开头的吉他、击乐,已有惊愕的感觉。因为此行已是第四次到张大师处领教高招了,但从未有如此强烈的空间感体现。那轻弹细弄的吉他与轻描淡写的敲击乐是何等纤细入微,其条理分明,活泼之动感及丰富的堂音和深阔的空间感是前三次取经时从未体验过。

每边四只著名金琅铝带(是每对并联再串联),其效率达至101dB,刚好与威沙通举世闻名之扁木咀扇形号角配合至水乳交融。在此表现较之原装超高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G2尚且是新开声未煲透,假以时日岂非……)。当然对于原装配套的铝咀超高,余不敢有丝毫怀疑,只不过每边四只作扇形摆放的铝带超高,其适应性更广而已,加上铝带之飘逸、细致,超高频伸延更佳(平直去至40000Hz以上)之先天条件,在张生之独特环境要抛离仅一支原装铝小号角超高,应不足为奇。因张生的聆听环境应该中高频反射不足;地面全铺地毯,天花铺上30×30cm玻璃棉板,四面内墙用旧青砖作凹凸砌叠。如此处理无是疑针对号角音箱的趋于明亮的音色有所收敛,但随之会减弱了音乐中的泛音,因此每边4只铝带刚好补尝了这方面的不足。

但每边四只超高是否会不利于音像聚焦,对此笔者尤为关注,在唱"大粒墨"12段时的开头音乐引子过后,前面的主唱与后边的伴唱所表现理想的体形感,大可消除笔者的疑虑。但人声毕竟是于中频段范围之内,与超高(8000Hz分频以上)关系似乎不大,于是听了闵惠芬的江河水之后便疑团尽释。那二胡玲珑浮凸的体形,流水行云般的精湛拉奏,展示无尽的哀伤隐痛,而恰到好处的扬琴伴和,均如影随形一一重现。

跟着换上原装超高,再听原来曲目,敲击乐和吉他的谐波明显减弱。原来的晶莹与细致亦稍觉模糊,在江河水中原来丰润明亮的胡琴也欠缺少许光泽。更难以接受的是那恍然若失的空间感,令音场再生亦打折扣。这种不比犹可,一比立判高下之田地,除了荷包出血便别无他法了。

待重新摆了"八阵图",一切又重拾旧欢。……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