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琅铝带高音扬声器单元
作者:发烧李
发表于:香港《发烧音响》二OOO年十二月号

者在Altec A5音箱初入门庐时,便四处张罗,为其寻觅超高,以弥补A5高频不足。在此过程中,先后配用过JVC HSD 2421 1英寸球顶和先锋铝带式高音等,从中笔者发现国产的金琅铝带式高音最合我意,其效果足可媲美国外同类产品。

事缘香港资深发烧友“东京张”听了我的A5音箱后,极力提议用国产金琅铝带式高音,取代JVC那只球顶高音。后来当笔者应邀参加河南省第四届音响大展,适遇山东海皇集团总经理李晓琳先生,李总希望笔者对该公司生产的金琅铝带式高音单元提些意见,故此带回一对G2返粤试听。

试 听

透过一层网状的保护网,可以看到G2波浪纹的振膜,当中尚有很多细小的星状凸纹,在灯光的折射之下,它发出闪烁的光芒,振膜用纯手工精造,可想而知加工难度极大,但成形后刚度却大大地增强。

G2是产自山东蓬莱的首款铝带高音,曾反复试验,历时三载,才得以研制成功。

带式高音是在两块磁铁中间装有一条金属带(既是音圈,又是振膜),当通过电流,就产生磁场变化,驱动振膜前后振动而发声。音色出类拔萃,高频伸延特佳,而受人注重,但又因其制作难度极高,用料昂贵,品控严谨,以致令众多扬声器制造厂家知难而退。

金琅G2铝带高音的振膜尺寸是:宽度8.5mm(7.5mm),长度70mm,这个振膜面积较之著名的先锋同类产品(PT-R7的7.5mm×50mm)振膜面积要大,这表示G2有更佳的中频响应,G2的六角蜂巢或波浪形两种振膜,其厚度仅为0.01mm,也就是说仅为一个“丝”(dmm),而人的头发一般为7个丝粗,试想G2的振膜薄如蝉衣,轻如鸿毛,其起落变化是何等敏捷。频响曲线相当平滑,频响范围从1700Hz一直延伸至40kHz(±3dB)。

由于带式扬声器结构的磁隙较宽,所以要求磁体的磁力特强,G2是采用当今最昂贵的磁体──N40钕铁硼磁性材料,磁通密度高达6000Gs,因而也获得很高灵敏度:96dB/W/m。

G2稍作热身。笔者匆匆地取下JVC球顶高音用金琅取而代之。

开启300B扩音机,策动Altec A5音箱,随手放上一只雨果的《远去的村庄》。

眼前马上展开一派宁静、古朴和浓厚的乡土气息的景象。

笔者是用一只1.5μF Wima电容,串在G2的正极,以弥补288B+1505B在12kHz以上频段的重播,在听此曲时,它较之原有的JVC球顶单元有更多的细节,高频去得更尽,音色取向更能与浑厚生动的古典号角相匹配。在听第4段时,右边遥远的前方树林传来吱喳不休和来往穿梭的鸟叫,左边的家禽在水中畅游或在河边嬉戏追逐,在极之微细的信息中,能捕捉得一目了然。听《远去的村庄》的其它曲子,在G2加盟A5音箱后,增色不少。A5这个经典的号角音箱在重播男声时,具有至高无上的说服力,但在女声方面,却显得力不从心(在没加超高或加不当之超高)。当接上金琅铝带高音又如何?在播放金泽唱片《青藏高原》时,新一代歌唱家李娜的歌声婉转悠远和苍劲奔放,具有惊人的穿透力,那种仿佛在西藏神山之巅逆发的倾诉令人陶醉不已。

一阵阵如从苍穹的远方传来天籁般美妙的袅袅之声,这是笔者在听金琅天碟敲击乐《将军令》第一段开头时的感受。巨型的A5音箱加上G2的音色千变万化,丰富泛音缭绕缠绵,敲击乐之声不绝于耳,真如令人置身于蓬莱仙境之中。

G2加上A5音箱在重播女声上,能克服大号角在这方面的薄弱环节。如此类推,播放弦乐也应可以收货,结果不出人所料,在播放Decca 466233-2 CD 时,用最新技术96kHz/24bit转录的《四季》,琴声软滑如丝,肉感丰富,质感浓烈,真实自然。

笔者曾把G2与早已享誉盛名的日本先锋铝带高音作比较,在反复试听之后,其结论是G2显得晶莹活泼,先锋则以顺滑飘逸见长,两者各有特色,但在以声论价上,精打细算的发烧友理应心中有数。

 

相关产品: